永利官网 旧版新闻网 ENGLISH IHome

边疆缘,报国情

点击数:    |    加入时间:2019-09-25

边疆缘,报国情

罗丝雨

姥爷已经六十一年没有与他二哥见面了

一纸家书从遥远的西北回寄,打开了姥爷久远的回忆。

那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十几岁的少年离开了贫困的茅草房,带着单身母亲的希冀,肩负抚养两个幼弟的重任,韶华倾负,夕阳余晖中单薄的身影走上了参军的道路。茅草屋里不知外面的世界如何风起云涌,漏屋中的母子望穿了眼,只盼着远走的亲人找到回家的路。

几年过去,是胜利的日子,是祖国新生的日子,披着灿烂的朝霞,几年前青涩的脸带着成熟与喜悦,与家人团聚。姥爷说,二哥回来时,所有村民都过来道喜,二哥有了稳定的工作,是全家的骄傲。

随后,一张纸,一道令,二哥又匆匆收拾行装,军绿色一个小包扛在肩上,他又踏上了新的旅途。一走,又是渺无音讯。母亲告诉年幼的姥爷,说二哥是去新疆了,是去帮助新疆人民建设农场了。新疆是什么地方?新疆,是疆土,是祖国,它听起来是那么的遥远,那么的广阔。

三年又三年,三年又三年,姥爷长成了少年,也入了军队。

1958年盛夏的一个清晨,翻修的新房里,传来一阵扣门声。门一打开,是记忆中逐渐变得模糊的面容,是二哥,那个十年前抛下一切出走的背影,是去了遥远的西天的二哥!姥爷说,他看到二哥扔穿着出门时的那身军装,饱经沧桑的脸上是回家后激动的笑颜,他说,他回来成家。六年来,西北的荒漠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他说,在新疆,他是农场的一把手,负责修理拖拉机,开着拖拉机去开垦田地,种植粮食,不论春夏秋冬,风晴雨雪,没有让步,没有退缩。深夜,在煤油灯下,他曾写过家书,却又找不到寄送家书的驿站,断了联系,他一直念想,念想他的家,念想着那个与他定情的姑娘。姥爷说,喜事儿办的挺简朴,新娘子等来了新郎,一洗几年来的心酸与苦楚,日日夜夜不再是担忧惧怕,欢乐的日子总会到来。

后来,一天夜里,二哥就带着媳妇儿回到了新疆。姥爷说,这是他与二哥最后一次见面。天山巍峨,见证着援疆人的情怀,沙漠戈壁,铭刻着援疆人的信仰,我的二姥爷用他的坚守,援疆人用他们的坚守,汗水与希望浇灌着这个第二家乡,换来了一地的发展。当时的条件究竟如何艰苦,当时解放军战士们又是抱着何种信念建设祖国的边疆?从未去过新疆的姥爷无从得知,跨过一个时代的孙女亦无从得知。

今年暑假,我去往新疆游览,去往天山北麓、准葛尔盆地南部、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,去访寻二姥爷的踪迹,在那里,我听说援疆战士在戈壁滩上奋战的事迹,蚊子多了就用泥巴涂抹身体来防身,夜里大伙儿一起围坐一团以防野狼的偷袭,他们在农田上比拼谁开垦的粮田最多,一群大老爷们儿平日里自己浆洗缝补自己的衣袜......

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。我听闻二姥爷还有一子二女,他们是谁叫什么,他们长什么样子?我不知道,但我晓得他们依旧会站在这片广袤而瑰丽的国土上,谱写他们灿烂的人生。

二姥爷,正是有了您和您的战友们的牺牲、付出和坚守,才有了我们如今的美好生活。今天,我向您致敬,我也想接过了您的接力棒,并全力跑好这一棒,为时代担当!

(作者系永利航天航空大学本科生)

编辑:贾爱平

更多新闻
03 月
20
03 月
21
03 月
20
03 月
20
03 月
19
03 月
18
03 月
17
03 月
15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